•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觀點&研究 / 正文

    電影《你好,李煥英》,充滿故事感,但沒有電影感

    《你好,李煥英》在電影手法和電影技巧上是有的,勉強能打個及格分,但是由于整體故事完全是小品改編而來,所以這點手法和技巧完全掩飾不掉,其作為商業電影在電影語言上的缺失。

    春節檔結束,中國電影票房刷新了多個世界記錄。

    賈玲電影作品《你好,李煥英》在一度低迷后反超《唐人街探案3》成為了這個春節檔最大的贏家,看完“李煥 英”已經一周多了,這幾天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關注網上的各種評價,我一直在想《你好,李煥英》究竟是一部怎樣的電影?

    自我覺得這是一部沒有電影語言和電影審美的電影,它今天取得的票房和地位,到底是配不上。

    《你好,李煥英》在電影手法和電影技巧上是有的,勉強能打個及格分,但是由于整體故事完全是小品改編而來,所以這點手法和技巧完全掩飾不掉,其作為商業電影在電影語言上的缺失。

    所以整部電影充滿了故事感,卻沒有電影感。

    《你好,李煥英》完全是靠劇情取勝的電影,那么主創自然也會在劇作上下點功夫,所以她們玩起了穿越梗,這種套路在國產電影中已經非常常見了,比如《夏洛特煩惱》和《乘風破浪》。

    然而以往的電影中,只不過是主角一人的穿越,比如《夏洛特煩惱》中夏洛穿越到90年代之后,完全猶如先知一般,占有絕對優勢,從而天然的制造了戲劇沖突。

    在《你好,李煥英》中,編劇們把穿越到橋段再次升級,讓兩位主人公同時穿越,但是又是彼此的不自知。當賈玲以為是自己穿越回80年代幫助母親時,殊不知卻是母親穿越回去,帶賈玲體驗一把自己的青春歲月。

    從今生到來世,從來世到今生,賈玲好想從頭來過,成為母親的驕傲,或者幫母親實現生活的體面,然而當賈玲和觀眾都以為終于可以報答了一點點母愛了。就在此時劇情突然大反轉,原來母親也穿越了,并且在來世也是母親在保護自己的孩子。

    這個時候,劇作上的巧妙設置,一下子就把故事提升了檔次,升華了主題,并且渲染了偉大的母女情分,到此時自然是觀者無不落淚。

    這樣的電影對于閱片量較少的觀眾而言,自然有較大的沖擊力,但是對于稍微閱片量有一定的基礎的觀眾而言,它的手法和技巧依然是不夠的,或者說是尋常的。

    《你好,李煥英》還有個優點,那就是準確的還原了80年代,讓主角帶著有相同時代記憶的觀眾一起穿越了回去,讓他們也感受了兒時所經歷的一幕幕場景。

    如果說電影是造夢的機器,那么《你好,李煥英》在某種意義上,確實是造了一個感恩母愛的夢和重回80年代的夢。

    80年代的中國,對于現在的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絕對稱得上是最激情燃燒的歲月,那么時候的中國社會充滿了朝氣。人民沒有焦慮,沒有攀比,也沒有養生,有點只是對新鮮事物的擁抱。

    當電影中用全廠第一臺電視機的橋段烘托故事氛圍時,我這個農村出身的90后,也自然想起了村里擁有第一臺電視機時的盛況。

    說一千,道一萬,其實我想說的是,從故事環境的烘托,到人物的內心情感,《你好,李煥英》都做到了最大的真實,而這種真實就是這部電影能夠成功的最大法寶。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天下電影,唯真不破,電影最怕的是情感的真實。我們相信了《你好,李煥英》里的80年代是真實的,我們自然也就能夠感受到主人公之間穿越時空也無法改變的母女情深。

    電影作為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藝術,有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和表現形式,引領著時代文化的發展,把故事講好只是其最基本的要求,除此之外還需要更多更高的審美來呈現和支撐。

    在我國電影中有一種傳統而又獨特的電影類型,那就是戲曲電影,這種電影無論從那個角度去看,它的內核依然是戲曲,只不過有電影的外在形式。

    好多觀眾,包括一些知識分子,和各行各業的精英,都被《你好,李煥英》里的真摯情感所感動,我也認可這種真實的情感,但是作為一部電影如果只有情感,也是遠遠不夠的。

    我始終覺得《你好,李煥英》依然像小品,而不是像電影。

    所以我覺得賈玲一戰封神的同時,也開創一種全新的電影類型,那就是小品電影。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