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影人影事 / 正文

    《陳情令》制片人楊夏:不是“爆款制造者” 試錯也是積累經驗

    2019年,低調開播、強勢逆襲的古裝仙俠劇《陳情令》 點燃了一整個夏天。從普通讀者到身兼編劇、藝術總監等多職的項目制片,新湃傳媒首席內容官楊夏也在影視行業站穩了腳跟。

    2019年,低調開播、強勢逆襲的古裝仙俠劇《陳情令》 點燃了一整個夏天。從普通讀者到身兼編劇、藝術總監等多職的項目制片,新湃傳媒首席內容官楊夏也在影視行業站穩了腳跟。

    時隔兩年帶來新作《你微笑時很美》,主演依舊是一水的高顏值,觀眾曾期待她能再造傳奇。但電競圈粉絲指出,該劇用電競的外衣包裹瑪麗蘇愛情的內核,原著更存在抄襲融梗等諸多質疑,怒火不斷燃燒。最終,這部從拍攝起便因深陷輿論的作品,“舔屏”與“吐槽”交織,爭議與熱度齊飛, 以豆瓣3.0分黯然收場。

    《陳情令》豆瓣7.7分(161.9萬人評分)

    《你微笑時很美》豆瓣3.0分(40.3萬人評分)“和觀眾之間最好的交流,便是通過作品內容本身。”相比上一次采訪的銳意滿滿,楊夏這回很糾結。她表示,創作《你微笑時很美》的初衷是希望通過女主角童謠的視角,向觀眾展現新興行業和互聯網時代的生態,討論這一時代下的問題與成長。技術層面上,現實與游戲間的穿屏互動非??简炛谱?,在行業內具有一定創新性。但由主創發聲,對外界的理解偏差作出解釋,并不算上上之舉,歸根結底還是個人能力的不足。與澎湃新聞記者對談時,楊夏已經投入新劇拍攝。6年3部畫風迥異的作品,她說用實踐來學習,每一次試錯也是經驗的累積。但眼下,她想自己急需一段時間去自我積淀。倒是對于外界曾賦予的“爆款打造者”等標簽,心態更加淡然了:“外界認為的成功和我定義的成功,標準不太一樣。我的目標,是在每一個項目都能迎接新的挑戰,做出和過去不一樣的風格。”

    楊夏【以下為楊夏自述,根據訪談內容整理】挑戰不一樣的選題,試錯也是積累經驗

    大概六年前,我還是一個普通的網文讀者,身邊有一群同樣喜歡看小說的朋友,經?;ハ嗤扑]不錯的作品。后來有機會投身影視行業、談改編版權時,我買下的小說其實影響力還沒有那么大,我的初衷是想讓這些好故事被更多人看到。

    當讀者的時候,我是一個比較視覺化思維的人,一邊看文一邊腦子里會呈現出想象中的人物和場景,作者筆力足夠好,書中人物在我腦中的形象也會越來越清晰。因此在選角時,我也會比較在意演員是否符合“我腦海里的印象”,如果形象不夠貼,那么能不能挖掘出內在性格上的相似點?對演員的名氣、資歷,我沒有那么看重,年輕演員肯定需要成長的空間。

    我自認執行力還比較高,但真正成為制片人以后才發現,要做、而且是做好一個項目原來需要那么長時間。影視制作融合了太多工種,它像是一個由無數零件、無數車間組成的復雜機器,需要調度十幾二十幾個部門朝著同樣的方向去努力。而一個項目從劇本到拍攝到后期,往往需要孵化兩到三年,在這一過程中制片人需要保證大家投入相同的熱情、并維持較高的質量,這確實是一件考驗人毅力和管理能力的事情。

    《陳情令》劇照選擇一個項目,讓它從文本落實到制作,我比較看重它有沒有什么創新之處,能給我帶來一些成長,最好對于行業也能有一些進步的意義。比如做《陳情令》時,大多數仙俠劇主要是在講神仙談戀愛,對“俠義”的內核越來越淡化,這恰恰是我想要通過《陳情令》去弘揚、去突破的。無論小說還是電視劇,能吸引到讀者和觀眾的就是他們和這些內核的共情。做《你微笑時很美》前,我不打游戲,對電競了解也有限。當時這本小說吸引到的我一點,是女主角童謠把愛好變成職業,從普通的游戲玩家變成公眾人物,得到粉絲喜愛的同時,她也要承受來自職業圈層和網絡輿論的壓力。當情感生活從個人隱私變成外界談資,一言一行被外界放大、誤解,她要怎樣調整心態、實現成長?而它所折射出的互聯網生態,在現實中也很有參照意義,我想通過影視劇展開一些社會話題上的討論。另外,我也想在制作上嘗試現實世界和虛擬游戲之間穿屏互動的形式,增添漫感。

    《你微笑時很美》海報購買《你微笑時很美》版權時,它還沒有陷入抄襲、融梗的說法,本身我們也沒有想過要挑戰或是利用這些爭議,也不會預判到后續的情況。劇集上線后引發了一些輿論,大多數觀眾對作品的討論偏離了表演和制作本身,作為制片人內心肯定會感到失落。但既然選擇了影視化,這也是我們必須要經歷和接受的事情,要虛心接受觀眾提出的意見。

    我也一直在思考,作為創作者應該通過作品、也只通過作品和觀眾溝通,如果大家沒有感受到我想要傳達的東西,主要原因還是我能力不足。

    我不會說未來要特意去注意或者規避什么,因為影視化是一個二次創作的過程,最后能呈現出怎樣的東西更多還是在于做劇的方式。相比一部劇在播出后會取得怎樣的成績,我更希望通過打造它們的過程,能在想法和能力上有所突破,挑戰不一樣的選題,在制作上實現創新。即使作品的最終效果沒預期中好,試錯也能積累經驗,接下來我也會通過新的作品調整創作思路,挑戰新的東西。

    楊夏做劇越多,越覺讀書可貴《陳情令》剛播完的時候,不夸張地說,和它題材差不多的古裝劇基本上都來找過我。但是短期之內我覺得自己很難在這個題材上有突破了,單純復制原來的那些方法,作出一個流水線產物,那樣就太無聊了。我可以把自己現階段有的東西消化后重新組合,套用到別的作品上,但總有一天那些審美和設計在觀眾心中會過時的。

    其實最近我經常擔心,自己前20多年的積累是不是快要消耗完了?做《陳情令》時,我融入了很多自己對于東方美學、對于俠義精神的理解;做《你微笑時很美》時,畫面風格和剪輯手法有參考一些動漫作品。這些年我一直是通過做不同類型的劇,在實踐中學習,拼命調動腦子里有的不同領域的東西。

    做劇越多,我反而越感受到讀書的可貴,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確實很有道理?,F在受疫情影響旅游比較困難,讀書對我來說成了最好的學習和消化。但如果在這個領域想要再更進一步,我想我需要一段時間去沉淀自己。

    如今影視行業也存在比較嚴重的跟風現象,但我一直覺得影視題材其實沒有所謂“紅利”一說。當下的“財富密碼”,往往制作公司過去都是抱著未知的心態在做。在受到更多關注的同時,觀眾也會用更吹毛求疵的眼光去看待它。

    而且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影視劇向我們證明,一個劇的好與爆,和它是什么題材沒有關系,重點是它內在的價值導向。比如以前外界普遍認為主旋律作品很難吸引流量,但《覺醒年代》的走紅就扭轉了這種觀念,正劇一樣可以做到既有口碑又有熱度。

    《陳情令》作為我入行的第一個作品,本身是抱著求穩的心態在做,沒想到它會走上風口浪尖。它的成功要感謝很多人,主創正確的創作方向,全體演員的努力,平臺的幫扶,觀眾的推廣……可能也還有一點玄學。而在那么多的因素里,我想我遠沒有外界想的那樣厲害,成為一些人口中的“爆款制造者”。

    有的時候,外界認為的成功和自己定義的成功,標準會不太一樣。業內比我厲害的人還有太多,那我就先超越以前的自己。我給自己設立的目標,是每一個項目都能迎接新的挑戰,做出和過去不一樣的風格。

    我個人比較喜歡漫畫。有些漫畫一開始推出真人電影的時候,我對這種照搬二次元的三次元演繹感到難以接受,后來又覺得這種互相結合、穿屏互動的藝術形式的手法非常有趣。做《你微笑時很美》時,我原本的想法也是要作出虛擬和現實之間的壁壘一點點打破的效果,于是選擇了用游戲制作專用的虛化引擎,配合動捕與3D建模來做游戲特效。我們的技術還是比較初級,沒有完全達到理想的效果,未來如果有其他合適的項目,我會想要再嘗試精進。

    可能現在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與去駕馭,但等我再多積淀一些、多成長一些,我一定會做一個極端風格化、有挑戰性的漫改劇,哪怕最后觀眾不一定能接受,我也還是很想嘗試。

    作為觀眾,我非常理解“把紙片人留在二次元”的想法,但作為制片人,我又會不停地想象各種打破次元壁的視效,思考要通過什么手段去呈現。在做影視劇這件事上,取得任何一點進步,都會讓我很有成就感。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