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流媒體 / 正文

    長短視頻集合里,中視頻的位置在何方?

    由西瓜視頻所打造的“中視頻”概念便誕生于此,一年后,外界對于這一概念依舊是 摸著石頭過河 。為此,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發表了題為《中視頻的多屏時代》的演講。

    短視頻太短,長視頻太長,中視頻中不中? 

    9月15日,2021西瓜PLAY好奇心大會在四川舉辦,一年前,由西瓜視頻所打造的“中視頻”概念便誕生于此,一年后,外界對于這一概念依舊是 摸著石頭過河 。為此,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發表了題為《中視頻的多屏時代》的演講。 

    究竟何為中視頻?究竟中視頻能夠釋放出怎樣的力量?夾在長視頻與短視頻之間,中視頻是否有未來? 

    中視頻的時間:強行擠在長短視頻間?

    在2020年10月20日,西瓜PLAY好奇心大會上,任利鋒首次提出了“中視頻”的概念,在他給出的定義中,將中視頻的主要特征歸納為三點,時長在1-30分鐘,形式為橫屏,且生產主要由PGC專業團隊制作的視頻。 

    但是,這一概念并 沒有立身之根本 ,觸角始終在長短視頻之間徘徊。 

    在與其他類型視頻相比較時,短視頻被束縛在1分鐘以內,長視頻被要求30分鐘以上,時長如同嚴格的分界線,為視頻類型畫出區域,可是外界的認可度尚且保持中立態度。 

    在2019年時,抖音一改此前嚴格要求發布15秒短視頻或1分鐘以內短視頻,對一些知識科普類內容開放5分鐘長視頻權限,在隨后的兩年里,抖音短視頻的時長限制更是進一步走向寬松,單單以1分鐘自居短視頻,其實只是將短視頻束縛在框框中。 

    同樣,在長視頻平臺中,不少會員內容均是短于30分鐘,尤其針對文化訪談類節目更是如此。近期,騰訊視頻所推出的“小鮮綜”《人間指南》《僅一日可戀》《大有可為的我》等均是以“小而美”著稱,未滿足上述長視頻的標準。 

    不僅在時長上,在其他層面也存在 強行擠占長視頻和短視頻的概念 。 

    一邊,與短視頻相比,中視頻的展現形式像長視頻一樣,皆為橫屏,這一點否認了當前短視頻中豎屏視頻的流行;并且中視頻的主要視頻類型鎖定生活和知識類,而短視頻為創意類,同樣也是在利用垂直類別束縛視頻模式。 

    另一邊,與長視頻相比,中視頻的平臺盈利模式像短視頻一樣,皆為廣告和直播,其實,長視頻的主要盈利點也是在廣告之上,也否認了長視頻的直播屬性。 

    在這次的發言中,任利鋒舉例說明了一些大家從小就在電視機里看的內容時長恰好是1-30分鐘,分別是《動物世界》《今日說法》《我愛我家》《貓和老鼠》。 

    其實,這四個內容恰巧代表了四個門類,微紀錄片、電視欄目、情景喜劇、動畫片,目前這些內容多數是在長視頻平臺中,不少被轉載到短視頻平臺,同樣也受歡迎。但是,這些內容除了時長在1-30分鐘之外,還有一個共性在于是系列化,從單集來看是符合中視頻的概念,可從全集來看自然還是屬于長視頻。 

    因此,從時間維度來講,中視頻的誕生其實是 求平衡的產品 ,原本獨立的長短視頻兩大模塊,現在變成了相交的三大模塊,其實從根本上還是短視頻向長,長視頻向短,最終雜糅而成。 

    中視頻的空間:電視端又成為新戰場?

    話說回來,這次任利鋒的演講主題為“中視頻的多屏時代”,他表示,中視頻正在迎來一個多屏時代,西瓜視頻也將基于此,在智能電視等渠道上做更多嘗試和投入。 

    不同于短視頻聚焦手機端,長視頻聚焦電腦端,中視頻在西瓜視頻的布局中,將目光鎖定到了電視端。

    隨著大盤的增長,中視頻內容在TV端的消費呈現出非常明顯的增長趨勢,西瓜視頻的占比從2020年第四季度的21%,增長到了35%。 

    早在三年前,作為代表性的中視頻平臺,嗶哩嗶哩便在電視端進行深耕,與南方新媒體合作推出了一款互聯網電視應用云視聽小電視,專為各位智能電視用戶打造,提供了豐富優質的影視動漫資源和視頻資源,尤其是B站所擅長的二次元內容。 

    而近期,西瓜視頻的入局并不算遲,任利鋒在演講中表示,西瓜視頻目前已經為80%的智能電視、機頂盒、有線電視提供了中視頻服務,幫助他們打破大中小屏的壁壘、完善電視端內容生態,增加內容豐富度。 

    先不論電視端內容市場是否可觀,當前這一領域的競爭已經尤為激烈,相較于同為中視頻平臺的嗶哩嗶哩,西瓜視頻其實最大的對手來自于長視頻。 

    在電視端的領域中,長期均是由長視頻平臺所壟斷。騰訊視頻旗下推出極光TV作為電視版,同時推出旗下智能電視端視頻應用TV版云視聽極光;愛奇藝和銀河聯合打造了智能電視應用銀河奇異果,上面集成了愛奇藝正版高清視頻內容;優酷也有正版內容授權的互聯網電視應用優酷TV版,又稱之為CIBN酷喵。 

    因此,從空間維度來講,中視頻無法從短視頻那里搶走手機端的流量,也不能從長視頻那里搶走電腦端的用戶,只好先以電視端為入口,但是,依舊難逃視頻平臺早已布下的“天羅地網”。 

    中視頻的未來:如何在夾縫里求生存?

    近兩年來,伴隨著短視頻的風生水起,擠占了長視頻的廣闊天空。根據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9.44億,其中,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88億,較2020年12月增長1440萬,占網民整體的87.8%。 

    當短視頻奪走了長視頻的流量,長短視頻之間的較量自然也就拉開帷幕。上半年來,長視頻平臺便以短視頻侵權問題,將短視頻平臺推向了風口浪尖。 

    在戰火逐漸激烈之際,中視頻概念的出現, 既像是另辟蹊徑,又像是刻意規避。 但是,在長短視頻之間生出一個中視頻,并不能打開全新賽道,依舊避免不了既要與長視頻爭內容,又要與短視頻爭用戶。 

    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雖然越來越多的平臺認可中視頻,但是針對于中視頻內容的發展并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在2020騰訊視頻內容生態大會中,騰訊視頻首次提出了針對中視頻領域的類別定位與發展規劃,發布了中視頻戰略,認為中視頻內容承載著用戶看更多、看更爽、看更廣的訴求,是長視頻創作者的新賽道及短視頻創作者的新可能,也是騰訊視頻后續發力的重點領域。 

    在2020年底,斗魚完成又一次更新,推出7.0版本,首次將“視頻”和“找游戲”列為了與“直播”并駕齊驅的核心內容板塊,意圖借力5G浪潮,中視頻成為了斗魚發力的新方向。 

    而今年6月份,西瓜視頻又聯合抖音、今日頭條共同發起“中視頻伙伴計劃”,創作者發布在抖音上的中視頻內容,會在抖音、西瓜視頻、今日頭條三個平臺共同收到流量分成。同樣也是一石二鳥,既為同門平臺引流,也讓優質的內容創作者增加了收入。 

    根據這次報告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中視頻伙伴計劃已經幫助40萬創作者獲得收入,其中5000位創作者月入過萬。 

    整體來看,雖然中視頻的概念從底層邏輯來講依然還是一個偽命題,但是從實際效益上來看,中視頻的出現,的確給短視頻的創作者帶來了一條新門路,也給長視頻的創作者提供了一個新機會,總之, 多一個選擇總不是壞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文娛商業觀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阿木

    關鍵詞: 何方 視頻 長短 位置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