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電影節展&活動 / 正文

    北影節又現“開票秒光”、《長津湖》《蘭心大劇院》首秀能否“告捷”?

    在影迷的狂熱背后,是一門怎樣的電影節展映生意?今年北影節會為產業復蘇按下加速鍵嗎?

    1

    “一年一度的搶票轉票節又開始了。”

    因疫情反復,被迫從2021年8月14日至21日,推遲至9月21日至9月29日的北影節,終于拉開重啟序幕。9月14日中午12點,北影節展映正式在貓眼開票,近300部電影在31家影院“開搶”,不少重度影迷已經提前做好了攻略和日程表,甚至和朋友分配好各自的搶票任務。

    熱門影片意料之中地秒光:高人氣動畫大師今敏的紀錄片《今敏:造夢機器》,排了8場,依然一票難求;32年前成功預測東京奧運的“動漫神作”《阿基拉》;去年北影節大熱,曾獲金棕櫚、金球獎提名的《燃燒女子的肖像》繼續火到了今年,閑魚上有黃牛賣400元一張;以及一些影史經典修復如4K修復版的《穆赫蘭道》。黃牛機器代搶生意也依舊火爆:有黃牛表示每部加120元代搶,但不包搶到,無票退款。

    貓眼數據驗證了這一點。最快售罄的電影TOP3《穆赫蘭道(4K)》——9秒售罄,《今敏:造夢機器》——12秒售罄,《妄想代理人》——12秒售罄。在影迷的狂熱背后,是一門怎樣的電影節展映生意?今年北影節會為產業復蘇按下加速鍵嗎?

    藝術電影的生存土壤:展映如何打通產業與市場?

    “我弟弟從7歲起就想看《阿基拉》,救救孩子吧。”

    花式小故事式求票文案刷屏,從今天開始,多個以“資料館”“北影節”為名的微信群進入了最活躍的時段。他們當中有不少人的職業即與影視行業相關,包括青年編劇、導演、策劃、宣傳等,每場電影節看15-30部+是他們的常態,最多時甚至有人一天趕場3-5部。電影對他們來說如同一日三餐,隨平遙、FIRST、北影節、上影節等影展舉辦而旅行、“遷徙”。一個真實故事是,茍一曾經在某知名電影自媒體任職,因“追電影節領導不批假”怒而辭職。

    影迷K出示了自己收藏的厚厚一摞票根,從2015年就開始一年一度的北影節之旅,同樣也見證著合作購票平臺的變遷:最早時是“格瓦拉”,“幾千幾千地往里面充錢”,后來變成了淘票票,今年是貓眼與北影節的首次合作。“不崩就是好樣的。”

    有的影迷熱衷于電影節周邊的收集。在貓眼北影節“周邊”頁面,主視覺拼圖、官方LOGO票據夾、徽章、帆布包、T恤等周邊衍生品正在售賣當中。這部分“情懷營收”的改善,需要進一步提高電影節IP影響力,以及本身審美設計。

    “票更貴了,也更難搶了。”早年間可能低至40元一張,近年來大部分票價集中在80-120元區間。今年13集連播、連續放映300多分鐘的今敏TV動畫《妄想代理人》已經高至320元一張。票面價格既與版權費用相關,同時也與放映場地、版本有關,4K修復版、IMAX等票價更貴。

    大部分一級電影節只接受首映報名,新片在報名時會多方面權衡?;谡Q生28年的歷史,行業影響力等方面,國內唯一A類電影節上影節有自身優勢。

    總的來說,由于選片策略,與國際電影節熱門新片同步程度等因素,上影節的票比北影節在二級交易市場上更火熱,曾經誕生過《晝顏》被炒至上千,《海上花》被炒至2500元等事跡,以及“《小偷家族》換上海內環一套房”的段子。

    但北影節也形成了自身特有的生態。平時,資料館是上文提到的重度影迷們的主要陣地?;?0000部館藏,“中國電影資料館”逐漸從學術機構成為京城文化地標,整個北影節也正是依托于電影資料館藝術影院、藝聯等硬件支持,逐年成長。

    據網名“奇愛博士”、被影迷們稱為“奇愛葛格”,連續多年負責北影節展映單元的中國電影資料館策展人——沙丹此前的采訪顯示,團隊會從幾個月前開始“邀片”,片單通常有一部分由三大國際電影節的入選片組成,今年來看有進入威尼斯主競賽單元的《洞》;還有一部分基于館藏國產電影的梳理;一部分呈現出與各國電影機構的合作,形成文化交流,例如“希臘電影周”等;另外有一部分是與好萊塢五大的合作,例如《小丑回魂》等。

    連續好幾年,“系列饕餮”都是最被期待的重頭戲,例如2018年的《黑暗騎士》三部曲,2020年的《黑客帝國》三部曲,今年的《星際迷航》三部曲??v觀整個片單,不難發現當中也注入了不少時代氣息,例如今年特意策劃了獻禮特展“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以及呼應北京冬奧會的“冰雪冬奧”單元。

    狂歡之外,電影節展映究竟是如何打通產業與產業的關系?大量“平時看不到的電影”集中放映的盛事,傳播著迷影文化,激活市場,加快復蘇,間接地拉動圖書、音樂、話劇等相關領域的文化消費,一部分中小成本電影能夠通過影展的放映,收回一部分成本,拓寬發行渠道,開啟海外發行之路。

    另外,電影節展映也通過核心人群的口碑擴散,帶來了良好的宣發效果。例如《小偷家族》的高口碑和近億票房與“上影節一票難求”等營銷事件密不可分,又如今年進入天壇獎主競賽單元的《關于我媽的一切》已經定檔中秋檔,北影節展映將會成為前期口碑發酵機會之一。在產業意義之外,也折射出文化意義:例如《火女》是“禁韓令”松動以來,少有的能在大銀幕上看到的韓國片。

    藝術電影有可能不賠錢甚至賺錢嗎?事實上,如果足夠專注垂直圈層也能夠形成品牌效應,增強商業回報,北影節期間的“滿座上座率”便足以驗證這一點。不少北影節上映過的片子之后會繼續在資料館放映,相比商業片,藝術電影、影史經典更能釋放出長尾效應。資料館牽頭成立的“藝聯”,連同開啟“眾籌點映”模式的大象點映一起,共同組成了國內藝術電影主要的生存土壤。

    《長津湖》開幕,《蘭心大劇院》閉幕:“13億成本大片”和“婁燁電影”會好運嗎?

    北影節官宣《長津湖》作為開幕片,《蘭心大劇院》作為閉幕片的消息一出,隨即登上熱搜,實現了對這兩部即將公映的新片的“宣傳預熱”。開閉幕片也反過來推動電影節影響力的上升,既是對市場風口的判斷,同時也傳遞出電影節的價值理念與品味。

    選擇這兩部影片的原因不難理解。其官微寫道:“華語電影整體復蘇,主旋律電影也完成了從探索到成型的進化……《長津湖》有壯烈的戰爭背景做依托,有積極的紀念意義為根基,有大廠名導明星的大成本投入做保障,無論是工業實力,還是主創選擇,都能代表近年華語戰爭片的高水準。……如果《長津湖》代表的是一種工業實力,那么《蘭心大劇院》則展現了一種個性與作者風范。”

    作為官方主辦活動,北影節和上影節始終堅持對主流價值觀的引導。歌頌抗美援朝志愿軍的《長津湖》,無論從題材,還是班底來說,都有足夠的分量成為開幕片。另外,擔任本屆北影節青年推廣大使的易烊千璽,同時也是《長津湖》的主演,體現了官方活動和主旋律電影擁抱年輕市場的可能。對比上影節,開幕片選擇了其評委會主席黃建新執導的建黨百年獻禮片《1921》。

    今年北影節增設了專門的“鞏俐作品回顧展”單元,以便于向評委會主席鞏俐致敬,而《蘭心大劇院》正是由鞏俐、小田切讓等人主演。另外,該片的國際化陣容,以及入圍威尼斯金獅獎這一榮譽,作為閉幕片,正體現出北影節對“引進來”和“走出去”的包容姿態。

    官宣成為開幕片和閉幕片,獲得公眾關注只是第一步。已經定檔9月30日上映的《長津湖》,以及定檔10月15日上映的《蘭心大劇院》,即將接受“國慶檔”和“后國慶檔”的市場檢驗。

    今年暑期檔,原本被視為“救市主”的《長津湖》因疫情撤檔,改為進駐國慶檔。據《好萊塢報道者》,其拍攝成本達到13億元?!堕L津湖》、《我和我的父輩》、《鐵道英雄》三大主旋律巨頭齊聚國慶檔,《長津湖》被認為是最有檔期票冠賣相的種子選手。中金公司最新研報預測,2021年國慶檔含服務費票房在保守/中性/樂觀三種情況下分別有望達到41.01/45.10/49.32億元,較2020年國慶檔同比增長3.4%/13.7%/24.4%。

    更令人掛懷的是《蘭心大劇院》。2019年,金雞百花電影節“國產新片展”的開幕片由《蘭心大劇院》改為《尺八:一聲一世》,原定于11月19日下午進行的展映也被取消。該片原定在2019年12月9號上映,在上映前兩天突然宣布撤檔。

    “婁燁電影”四個字,似乎多數時候都歷經波折,這位第六代導演代表人物一度成“地下導演”,25年來10部作品僅有3部公映。強烈的作者風格在小眾范圍內備受影迷青睞,但也意味著票房表現不會太具備優勢。此前《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因涉及城中村拆遷等敏感話題,經歷了長達三年的審查和刪改,在2019年上映幾日前突然網傳撤檔,片方回應“盡全力”,陳冠希終改為“聲音出演”,該片票房為6499.9萬。更早之前的《推拿》拿下多個大獎,票房為1272.1萬。

    從檔期環境來看,選擇后國慶檔的《蘭心大劇院》依然面臨著國慶檔大片的余量壓力,但如若宣發得當,錯位競爭,也不排除成為“婁燁個人最高票房紀錄”的可能。

    北影節公開亮相之后,《長津湖》和《蘭心大劇院》會迎來好運嗎?答案很快揭曉。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