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流浪地球2》上映之前,中國科幻電影在哪里?

    電影《我和我的父輩》中,沈騰執導的單元《少年行》曝光了全新內容,有別于其他三部寫實的現實主義題材,這將是一部和科幻相關,充滿想象力的作品。

    電影《我和我的父輩》中,沈騰執導的單元《少年行》曝光了全新內容,有別于其他三部寫實的現實主義題材,這將是一部和科幻相關,充滿想象力的作品。 

    似乎在大銀幕上,有一段時間沒有看見華語科幻電影的身影,上一部真正的硬科幻,還屬2年前的《上海堡壘》,而和科幻相關聯的,則是年初設定在近未來的懸疑電影《緝魂》。 而所有人備忘錄上的那部《流浪地球2》,依舊要2023年才能和大家見面。據知情人士透露,影片目前正在特拍階段,按拍攝進程,10月初將正式開機。 

    除此之外,陳思誠執導《外太空的莫扎特》、郭帆監制的《宇宙探索編輯部》、沈騰主演的《獨行月球》、張小北執導的《拓星者》《星門深淵》,以及導演李陽新作《從21世界安全撤離》目前均已殺青,處于后期階段。有儲備,卻始終未見影片身影,這種矛盾也成了當下觀眾的著急。 

    相反,小屏幕卻輪番上演著“科幻戰局”?!痘鹦钱愖儭贰短杖郝洹贰吨貑⒌厍颉返炔煌L格的科幻題材的網絡電影在近半個月內輪番上線平臺。 

    似乎在大家印象里,科幻電影代表著“高成本”,而網絡成本則是“低成本”,兩個自相矛盾的性質,如今放在一起,到底是格格不入,還是恰到好處呢?又或者在“低成本”中創作“高成本”,對于未來科幻電影會是一種新的機會嗎? 

    成本到底有多“低”?

    網絡電影《太空群落》上線至今半個月,數據平平,很難和其他作品相比。但是,這部作品吸引了不少非典型的網絡電影觀眾,它所呈現的創新視覺、故事主題及思想內核,甚至有些接近院線電影質感。 

    導演盧勁濤同時也是影片的制片人,自從進入宣傳期,一直為各種事宜忙碌,時不時會看看后臺的數據?!短杖郝洹返臄祿浅S腥?,過往多數網絡電影的觀看渠道方面,均是手機端人群多于電視端,但《太空群落》恰好相反。誠然,電影美術出身的盧勁濤對這部作品的美術下了狠手,“整部影片的錢幾乎都花在了美術和特效上。”《太空群落》總投資在一千多萬,對于一部網絡電影而言,這并不算便宜。 

    在拍攝前,盧勁濤就帶著團隊繪制各種效果圖,但最后真正使用到的內容,只有前期所制作的三分之一,“對于團隊而言,整個過程就像是在試錯,錯了沒關系,希望成片出來能更好。”相近檔期上線的《重啟地球》在成本方便同樣不便宜,據了解,該片制作成本高達2500萬,直逼網絡電影制作的天花板。 

    很顯然,對于一部科幻題材的影視作品而言,成本仍是關鍵?!短杖郝洹烽_拍的時候,恰好是《流浪地球》殺青,盧勁濤本打算向他們租賃宇航服,“對我們而言,價格太貴了。”但還好,這部作品多數是內場戲,以綠幕進行拍攝,相對降低了部分的場景成本。成本一直是繞著大家的主要問題,曾有一部院線科幻電影想向他們租借搭建好的設備,“他們也被價格勸退了”。 

    而同期另一部電影《火星異變》則選擇了新疆作為實拍地,并制作了火星車、火箭艙等大型道具,這同樣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眾所周知,科幻題材的影視作品對于服化道會有更高的要求,對于中國影視行業仍是一條新賽道,相對那些已經量產、可以借鑒的古裝題材作品的服化道而言,科幻題材會需要更高的成本投入。 

    所謂“科幻”,代表了科學和幻想??茖W的一面有據可考,但想象力就是需要創作者天馬行空的創造,往往當這些東西要變成實體時,就常常需要更多金錢和精力的投入。

    盧勁濤告訴我們,《太空群落》制作后期,“身邊很多年輕人都不分時間去完善每個細節,甚至不少人剛從其他院線電影項目上結束,就過來幫忙。” 

    特效永遠是科幻電影繞不過去的話題,以及成本消耗最大的一環。參與了《流浪地球》特效工作的徐建曾在我們采訪中表示,目前中國科幻電影制作中,“數字資產”積累不足,很難進行多次利用,尤其他們在《流浪地球》的創作中,很多建模都是從零開始,“有了《流浪地球》的積累,有的就能在《流浪地球2》中繼續沿用。” 

    編劇要有“幻想”

    “雖然現在點擊數據一般,但我很開心有一批人會來告訴我片子質量的好壞。我也明白,它的故事確實沒那么直接,對于有一部觀眾沒那么友好。”盧勁濤向我們復盤著作品目前的現狀和問題。比起概念上網絡電影的故事風格,《太空群落》沒有非常強烈的戲劇沖突,主要場景都是發生在密閉空間(飛船)中發生,就連盧勁濤都承認,整個故事敘事偏向碎片化。換句話說,這部網絡電影有些文藝。 

    “文藝可能和我自己有關系。”盧勁濤笑了笑,誠然,作品在上線之前,原名還是叫《群落》,但是平臺覺得這兩個字并不會吸引觀眾點擊,于是改名《太空群落》。很多觀眾在這部作品中,找到很多好萊塢經典科幻電影的影子,對于這種說法,盧勁濤也承認,“我們不是去抄襲,而是在創作的過程中,被潛移默化地被類似電影影響,試著用相似的鏡頭表現。” 

    《太空群落》中的“忒修斯之船”的靈感,正式來自導演J.J.艾布拉姆斯的小說《S.忒修斯之船》,就連故事碎片化的敘事,均是盧勁濤在致敬這本互動性極強的小說。即便如此,在電影中,盧勁濤仍在努力融入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設計,“比如船艙一進來,我設計了一個類似屏風那樣的東西,包括門栓的設計,我也是借鑒了古代的設計。”這些地方對于觀眾而言都很細節,但盧勁濤盡可能把整個作品的美感和風格拉回到中國本土上。 

    誠然,盧勁濤所面對的問題,正是當下科幻題材作品的關鍵。 導演張小北曾在我們采訪中談到,“我們目前要做的,就是學會如何用中國人的方式,中國人的情感去講中國人的未來。”制片人龔格爾也曾在科幻論壇上提到,《流浪地球》的成功,是讓觀眾信服了一個這樣的科幻故事。中國科幻電影不僅需要更多的數量,同時需要是符合中國特色的科幻電影?!读骼说厍颉吩谇捌谠嚻^程中,觀眾提出的問題多是直指中國式的父子關系,導演郭帆很快就對相關內容進行了適當的補拍。 

    而回歸科幻電影的創作,我們也發現,目前這類電影,多數還是依賴科幻小說IP——《流浪地球》《上海堡壘》《瘋狂的外星人》《拓星者》均是如此。而前文提及的《太空群落》《重啟地球》反而多是原創劇本,盧勁濤向我們指出,過去的網絡電影市場中,科幻題材作品數量看似正在激增,但事實上,很多科幻題材作品其實都是套著“科幻”框架的怪獸電影,真正意義上的科幻電影仍是少數。他參與了《太空群落》大部分的劇本創作,發現這類作品的創作難度確實要比其他題材更難,“科幻作品的編劇邏輯和其他的作品不太一樣。” 

    參與過《拓星者》《球狀閃電》等項目編劇工作的張小北談到這一現象,坦言,如今科幻小說的涌出,給科幻電影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也讓觀眾能更快地進入科幻世界。但是對于更長遠的發展,“這個行業里的人有一個共識,真正適合拍成科幻電影的故事,應該都是原創劇本。因為小說改電影的話,它中間有很多復雜的過程,這也間接導致了為什么很多科幻小說賣出版權之后,卻沒有拍成電影。” 

    而后續將上映的《獨行月球》《從21世界安全撤離》《宇宙探索編輯部》以及張小北導演的《星門深淵》,均是原創劇本?;蛟S中國科幻電影發展到現在,過多談及未來還為時過早。

    看到《太空群落》《重啟地球》這樣的科幻題材網絡電影的涌現,反而給了更多電影人一種新的思考。正如盧勁濤所說,如果能有更多點時間和資金,成片的效果肯定會更好。 

    但我們看到,從小成本網絡電影中走出來,反而會有機會對未來科幻題材的大銀幕電影,有更多的借鑒。張小北所曾說,未來電影市場上,能有更多中小成本的中國科幻電影出現,這既能見證中國電影技術進入全系的制作體系,又能真正實現中國科幻的文化出海?;蛟S這些網絡電影的涌現,能讓人看到中國科幻電影路途上持續探索的更多可能。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