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ggye"></dd>
    <nav id="4ggye"></nav>
  • 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國慶檔之“卷” 酣戰將起

    從假期時長來說,國慶檔是唯一一個可以與春節檔相媲美的檔期。但對比兩個檔期近幾年的票房來看,國慶檔的票房潛力其實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

    從假期時長來說,國慶檔是唯一一個可以與春節檔相媲美的檔期。但對比兩個檔期近幾年的票房來看,國慶檔的票房潛力其實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

    2015年,國慶檔與春節檔的票房幾乎持平,而在之后的波動曲線中,兩者的差距漸漸拉開。春節檔大致呈現出每兩年增長20億票房的態勢,而國慶檔則伴隨著影片質量浮動和疫情影響,時漲時跌。

    不過,從整體趨勢來說,春節檔目前已經出現相對飽和的態勢。2021年,春節檔拿到近72億票房更多是因為平均票價的增長。而對比出票量來看,2021年為1.6億張,與2018、2019年1.4億張上下的出票量并沒有拉開太大差距。但是,目前國慶檔出票量最多的年份也只達到1.18億張,且根據貓眼數據,今年國慶檔平均票價較去年同期增長約4.2元。這意味著今年國慶檔有望拉出新的票房高潮。

    或許是看到了這一態勢,今年國慶檔幾乎集齊了所有頭部玩家。博納攜《長津湖》重磅入場,中影主控《我和我的父輩》,光線手握《十年一品溫如言》《五個撲水的少年》,華誼也推出戰爭片《鐵道英雄》,萬達則與央視動漫合力推出《皮皮魯與魯西西》,“傳統五大”無一缺席。但似乎正因他們集中入場,今年國慶檔也開始“卷”起來了。

    題材“卷”:主旋律vs青春vs動畫

    若從題材上劃分,今年國慶檔影片集中在主旋律、青春片、動畫電影三大類別。

    2019年,國慶檔票房出現了一次大幅度增長。當時,《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兩部主旋律電影在檔期內撐起近40億票房,這樣的市場爆發潛力奠定了國慶檔至今的內容基調。而在主旋律的大方向下,隨著《八佰》交出31億的票房答卷,《金剛川》的票房也達到11億的體量,圍繞歷史事件改編的戰爭題材電影也開始“卷”起來。

    貓眼數據顯示,今年國慶檔中,戰爭片《長津湖》的想看人數已經超過70萬,與檔期內其他影片拉開斷崖式的差距,大概率會成為國慶檔最先點燃票房高潮的影片。

    和《金剛川》一樣,該片同樣聚焦抗美援朝戰爭,但其所描繪的長津湖戰役被很多人視為“一場必敗的勝利”。在種種不利條件之下,戰士們突破身體極限扭轉戰局,更容易觸動日漸高漲的民族情緒。而在《長津湖》一邊倒的市場優勢下,同屬戰爭片的《鐵道英雄》并沒有太多存在感,目前貓眼想看人數僅4萬。

    此外,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父輩》也有較高的市場期待值。該片目前已成系列化,接過“祖國”、“家鄉”的交接棒之后,影片仍將透過小人物視角,呈現重大歷史事件演進中的時代脈絡。

    相比之下,青春片高調入場多少讓人感到意外。在此之前,國慶檔中并不常見青春片、愛情片的身影。而今年,《十年一品溫如言》入局國慶檔,該片改編自同名小說,原著是很多人心頭的白月光,甚至被譽為“言情小說界的扛把子”,截至目前,影片在貓眼的想看人數位列國慶檔第二位,熱度可見一斑。另一部青春片《五個撲水的少年》則將視角聚焦于5個男生,目前貓眼想看人數也達到10萬以上。

    不過,要說國慶檔題材最“卷”的,還是動畫電影。據鏡像娛樂統計,目前已定檔的影片中,動畫電影占比過半,且以低幼動畫為主,對準親子市場。但就目前的熱度來說,國產動畫還是不及引進片《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且在國產內容中,熱度更高的還是集中在“情懷IP”,《大耳朵圖圖》《老鷹抓小雞》等都曾是一代人的記憶。

    主創“卷”:“200億票房影帝”將誕生

    如今,電影市場終于走過了被流量藝人“支配”的階段,尤其是頭部影片中,已經很少見到流量藝人的身影。但與此同時,在市場評估中,影片票房潛力開始逐漸與實力派演員掛鉤,“含騰量”、“含京量”、“含譯量”……成為很多人關注的關鍵點,影片在演員選擇上也開始呈現出“內卷”之勢。

    今年國慶檔,同時參演兩部影片的演員非常多。例如,吳京在《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兩部影片中都擔任主演,同樣參演這兩部影片的還有歐豪、黃軒、耿樂。而張涵予同時參演《長津湖》和《鐵道英雄》,魏晨則同時參演《我和我的父輩》《鐵道英雄》。同類型影片扎推,正造成頻繁的演員重合,這可能會在潛移默化中加速市場審美疲勞。

    上:《長津湖》下:《我和我的父輩》 

    而這些演員在多部影片中同時出現,除了角色契合度外,他們各自的票房號召力也是“內卷”之下的一個重要參考維度。

    根據貓眼數據,目前,沈騰、吳京、徐崢、張涵予、歐豪等實力派演員,都已有超百億的票房傍身。其中,截至國慶檔之前,沈騰、吳京參演影片的累計票房分別達到197億、172.89億。隨著今年國慶檔大幕拉開,“200億票房影帝”也將隨之誕生。票房之于演員,固然能夠證明其實力。但票房的集中也在無形中加劇演員選擇的集中,進而造成行業越來越“卷”。

    這樣的現象在導演中同樣存在,最直觀的是“導演抱團”越來越常見。今年國慶檔中,《長津湖》由陳凱歌、徐克、林超賢三位導演執導,《我和我的父輩》背后,則站著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四位導演。

    “導演抱團”能夠實現知名度疊加,為影片造勢。導演分工合作也能縮短影片創作時間,對投資方而言更易于把控市場風向。但是,一方面,導演擅長的內容各有差異,同題材之下容易造成內容參差不齊,這一點在短片合集式的《我和我的XX》系列中體現得最為明顯。

    另一方面,導演風格各有差異,將不同風格的內容融合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前,《金剛川》雖打出多視角敘事的旗號,但多導演執導造成的重復敘事也讓影片顯得混亂,最終影片豆瓣評分落在6.5分?!堕L津湖》如果不能很好地平衡這個問題,也將為影片票房埋下隱患。

    大廠“卷”:一起在國慶檔“下重棋”

    今年國慶檔競爭之激烈,不只在于集齊了博納、中影、光線、華誼、萬達“傳統五大”,更在于這些頭部影視公司都拿出了自己的“重頭戲”。

    自2014年《智取威虎山》拿下近9億票房起,博納的發展方向逐漸顯出輪廓,之后《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分別將票房體量抬至10億、30億量級,“博納式主旋律”也成為其內容創作的一條主線。而今,博納主控的《長津湖》進入國慶檔,無論影片導演還是演員,都是當前電影市場的“頂配陣容”,足見其對國慶檔的重視。

    比起博納“孤注一擲”,中影似乎“野心”更大。此前,《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兩部作品票房都在30億上下,或許是出于對市場的看好,中影主控的《我和我的父輩》并沒有引入其他資方,且中影同時參與了《長津湖》《鐵道英雄》的出品,多片布局之下,擴大自己的贏面。

    相較中影對主旋律內容的信任,光線在國慶檔則全盤押注自己更擅長的青春片,《十年一品溫如言》《五個撲水的少年》都是光線主控的作品。題材上的差異,決定了影片必然能找到自己的市場,若這兩部影片中能跑出“黑馬”,或將拓寬國慶檔對青春片、愛情片的包容度。

    相比之下,華誼兄弟則選擇布局兩條賽道。不過,其主控的戰爭片《鐵道英雄》與《長津湖》撞個滿懷,預計贏面不大。而其引進的動畫電影《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也將與萬達的內容布局直面對戰。國慶檔期間,萬達參與出品《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該片改編自“童話大王”鄭淵潔的作品,在受眾面上與低幼動畫分割的是同一個市場。

    整體來看,國慶檔從題材、主創到投資方的全面“內卷”,也讓這個檔期最終的發展走向有了更多懸念。隨著頭部影視公司紛紛“亮劍”,今年國慶檔的競爭注定是場酣戰。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作者:栗子酒

    關鍵詞: 國慶 國慶檔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